5.0

2022-08-31发布:

才女主播 刘盈秀

精彩内容:

深夜時分,路上雖還是能聽見引擎呼嘯而過的「轟隆」聲,但已經少了許多。
但在如此的深夜,才是欲望最盛的時候。
「啊……痾……痾……哼哼……不要停啊……痾……再來啊……幹死我了……要被幹死了……啊……啊……哼……」
分成好幾間直播室的中天新聞部,本來在這個時機點也應該只剩下唯一的一間還亮著明亮的白燈,但不知從何開始了,最不常被用到的那一間,卻總會在深夜亮起一陣令人感到微醺的黃光。
「再來啊……再來啊……痾……嗯哼……嗯哼……嗚……嗚……痾……爽啊……爽……」
「怎樣,主播大人,是我的屌比較好,還是你家那老仔比較爽啊?你倒是用你專業的賤嘴說說啊」
「他……他怎幺能跟……跟壯壯……壯壯哥哥……比啊……啊……爽死我了……痾不行了……要去了……恩……」
「想不到你倒也是誠實的淫蕩啊!這幺想要被我幹」
「想死了……啊……要壞掉了……痾痾……爽死我的肉穴了……啊啊……好像要高潮了……好像要高潮了……啊……」
「一分叁十二秒,比前一次更快了五秒,盧秀芳,你真是有夠騷的啦」
「我就是騷……痾……好哥哥……幹死我吧……把小芳芳……幹到壞掉吧……痾……痾……啊……啊……要去了……啊……痾哼……」
只見直播室裏一名徐娘半老的美熟女一絲不挂地蹲在主播檯上,臉上的表情是癡態更是媚樣,微張的嘴唇旁流著收不回去的唾液,32B小胸上那熟成的咖啡豆挺立著,隨著自後下方傳來的撞擊力道而做出些許的震動,而那股力量則是從一名戴著黑框眼鏡的男子發出,且說那男子不高但也不矮,不胖但絕對不瘦,下巴上還留著一小搓的黑鬍子,如果從有穿衣服時看起來,這男的最惹眼的恐怕就是雙結實的大腿吧,但如今脫去外衣的假象,才發現真正令「閱人無數」的中天第一主播盧秀芳露出如此令人驚訝的姿態和表情的原因是那根壯的不可思議肉屌。
「不行了啊……不行了啊……再這樣下去……又要高潮了……痾…………停不下來了……啊……啊……恩……」
盧秀芳大叫道,腰被緊扶著,那根壯碩的肉棒頂到盧秀芳的最深處時稍作一秒停留後又再次快速拔出,接著便會狠狠的插入,盧秀芳雙腿間的主播檯上,早已是一灘泛著黃光的湖水,全身無力的盧秀芳,如今整能倚仗著身後那令他被冠上蕩婦、成爲性奴隸的導播壯壯來讓自己不會從主播檯上掉下來。
「來吧……把我肏死吧……秀芳欠幹死了……痾……痾……痾……啊……對……就是這樣……啊……啊……啊……要去了啊……昇天了……哼……」
盧秀芳被撞撞猛操了叁十幾下後,壯壯大屌一送,一棒把盧秀芳整個頂翻到主播檯上,而在那一瞬間,一道違反地心引力幾秒的水柱自盧秀芳那被操到已經合不起來的肉穴噴出。
突然「眶啷」的一聲從門傳進來,壯壯快速轉過頭,看向門外,接著快步沖向門外……

話說回到家之後好久才發現自己手機放在辦公桌上的中天才女主播劉盈秀,在這種沒有手機幾乎無法正常生存的時代下,劉盈秀也只好再次穿上衣服,雖不像平時時的濃妝,但也算是花了一些功夫的上了點妝,懶得再從鞋櫃裏拿出另外一雙鞋,便穿上明天要穿的高跟鞋走出門回到公司。
「這幺晚了,怎幺又跑來了?」警衛親切的問。
劉盈秀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說:「手機忘了拿」
「喔嗚,那可真不好啊,趕緊上去拿吧,還是需要我陪你上去呢?」
「不用了啦,早就熟門熟路了」劉盈秀謝絕後,逕自座電梯上去了。
拿到了手機後,劉盈秀轉身便要回家,但就在等電梯時,赫然發現了本來不應該亮燈的樓梯間竟亮著等,劉盈秀心想:「怎幺沒關呢?要是被舉報這樣浪費電,可就不好了」
走到樓梯間,這才發現不只這一層,上面都還有亮著,劉盈秀搖了搖頭,喃喃自語地說:「真是的,巡邏的怎幺也不順手關一下呢?」
爬了大概有四層樓,終于上面的是關著的了,劉盈秀喘了口氣,便打算要關燈下樓,但就在此時,劉盈秀發現在走廊上還有間房間是亮著燈的,當下也沒有多想什幺,便走了過去,但當劉盈秀走到門旁,卻聽見一陣陣令他感到害秀、雙頰發紅的聲音:「恩……恩……哼……痾……痾……啊……不要啊……這樣會爽死的……痾……啊……」
起出劉盈秀是想要轉身離開,但出于人類的好奇心以及積累在心中深處的慾望,劉盈秀沒有離去,反而站定在門旁,被貼著門框,聽著令他身心漸漸難耐的淫叫聲。
「再來啊……啊……痾……爽死了……啊……啊……痾……恩哼……爽翻了……」
「你這騷貨!看我怎幺把你幹死!把你幹死了,讓你不能回家!」
「啊……啊……不要回家了……我不要回去了……好哥哥……幹我……」
站了有叁分鍾,劉盈秀感覺身體燥熱難耐,雙腿輕微搓動著,而在此時劉盈秀的好奇心更加膨脹,他想知道到底是哪一對在這裏、這個時候幹得如此瘋狂,她轉過頭去,往門裏看去,這一看,差點讓劉盈秀大叫出聲,裏頭的人竟然是他最敬重的前輩盧秀芳,而盧秀芳那對屁股正高高翹著對一個不是她老公的男人,而是公司中其中一名導播,壯壯。
只見壯壯把盧秀芳幹的要死要活的,劉盈秀看的是既驚又羞,他從沒特別注意過這名導播,不過現在卻不由自主地盯著他看,明明就沒有怎幺樣,但劉盈秀的直覺卻告訴他這男人不簡單。
而事實也證明了劉盈秀的直覺,就在壯壯一棒頂飛盧秀芳時而在劉盈秀的眼前展現出他那根壯的常人無法比擬的肉屌時,劉盈秀瞬間漲紅雙臉、全身燥熱、心中的慾望整個爆棚,但卻也同時忘記了她手上拿著一串鑰匙,一不留神,鑰匙掉了。


門在無預警的情況下迅速被打開,劉盈秀一臉震驚的不知所措的表情看著全裸且挺著一根壯碩的肉棒的壯壯,而壯壯只遲疑了零點幾秒,便是一手拽起劉盈秀的衣服,幾乎可以說是用拖的將劉盈秀
拖進直播室中,接著狠狠地將劉盈秀甩到地上。
「啊!你這是在幹什幺?」劉盈秀回過神來,怒喊道。
「劉主播,你在那裏做什幺?」
「我才要問你在做什幺?你這樣是犯了通姦罪!」
劉盈秀邊說邊想要站起身,卻被壯壯一手壓住肩膀:「既然被你看到了,那就必須斬草除根來杜絕後患」
「你……你想做什幺?」劉盈秀一聽,心生恐懼。
卻說壯壯卻發露出一抹姦淫的微笑,一把將劉盈秀推倒在地,壓上去,劉盈秀瞪大了雙眼:「住手!住手!你……啊……」
「說實在的,早就想幹你了!劉盈秀!」壯壯用雙腿固定住劉盈秀,接著拖去劉盈秀的短褲,一件純白的叁角褲在雪白的大腿間,壯壯右手一觸碰劉盈秀的私處,立即發現叁角褲早已濕了,且劉盈秀立即發出呻吟聲,是那種享受的呻吟聲。
「你看了不短的時間了吧,哈,劉盈秀,想不到你也犯了偷窺嘛!看起來我們半斤八兩嘛,不過這倒也證明了,你其實也是個淫貨!」
「啊……住手……」
壯壯右手手指一搓,立即讓劉盈秀身體劇烈顫抖,壯壯的淫笑更燦爛,快速地將劉盈秀的叁角褲脫掉,整齊修剪成叁角形的陰毛以及泛著蜜露的陰唇讓壯壯深受誘惑,壯壯忍不住也不想忍,扶正肉棒,對準了陰唇中間,腰桿子一挺,劉盈秀瞬間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聲:「啊……」
「不要……不要……痾……痾……拔出去……拔出去……啊……啊……太大了……痾……住手……停下……痾……啊……啊……恩……」
「我操的,這幺緊,你到底是幾歲啊?這幺緊,十七八歲的少女都沒有像你這幺緊!」
「痾……啊……恩……停下來……拜託……痾……求你……我什幺都不說……痾……啊……痛啊……痛……好痛……痾……」
壯壯雙手壓制著劉盈秀的雙手,雙腿讓劉盈秀的雙腿固定在M字型,而腰快速傳動,肉棒進出頻率不一致讓劉盈秀毫無招架之力。
被像是裝了電動馬達一樣的肉棒抽插,劉盈秀實在是痛得不得了,但卻不知道爲什幺體內開始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劉盈秀壓制那種感覺叫著:「住手……痾……不要……會壞掉……拜託你……痾……啊……再這樣……痾……痾……不要啊……」
壯壯見劉盈秀似乎開始陷落,便不在壓制劉盈秀的雙手,雙手將劉盈秀的衣服撩起,讓劉盈秀露出穿著普通內衣的胸部露出,隔著內衣,壯壯雙手搓揉著,劉盈秀像是被電到一樣的顫抖:「痾……啊……不要……不要……痾……痾……痛……好痛……停下來……拜託……」
「看起來有人胸部很敏感,是嘛,那這樣子呢?」說完,壯壯雙手瘋狂拍打劉盈秀的側乳,劉盈秀雙眼就像是要翻到額頭似的,擦著淡淡口紅的紅唇大開,叫著:「啊……啊……啊……啊……不要啊……痾……痾……啊……不要……停……」
壯壯一見劉盈秀瀕臨崩潰,大大的雙手一抓,一手掌握一顆,而肉屌更是展現那不可思議的壯碩,膨脹、擴張,劉盈秀的陰道瞬間傳來撕裂的快感,再加上瘋了一樣的沖撞,劉盈秀全身猛烈弓起又掉下,大叫道:「啊……啊……啊……不行了啊……啊……痾……痾……痾……痾……啊……嗯哼……恩哼……恩……恩……不行了……啊……」
「操死你!把你操死了!要把你這緊穴肏到變爛穴!劉盈秀!看老子怎幺把你幹到成爲母豬!」
「啊……啊……痾……嗯哼……恩哼……啊……你……你……啊……啊……我不會……我不會……放過……啊……啊……放過你……的……啊……」
壯壯一聽,佔有慾更盛,雙手探拉開胸罩,用力拉起劉盈秀的乳頭,劉盈秀剎那宛如閃電打入體中,不住地抖動,而壯壯也開啓最後沖刺的全力,每一下都是最大力和最深入,目標很清楚,就是要把劉盈秀幹到壞掉,而劉盈秀的最後嘶喊證明了壯壯獲勝:「啊……啊……不行了……痾……恩哼……恩哼……啊……啊……啊……啊……」
壯壯那根壯如鐵柱一般的肉棒一秒不到的瞬間像是膨脹成一顆高爾夫球的直徑大的肉棒後,積累了一整夜的精液全灌入劉盈秀的花穴中,當拔出時,精液含在潺流不止的淫水中,而其中還包括了絲絲血迹。
壯壯站起身,看著癱軟在地上,整個人呈現倒Y字型,且不斷抽蓄的劉盈秀,露出滿意的笑容:「
劉盈秀,爽吧?」
劉盈秀瞪著壯壯,壯壯又說:「還沒結束喔!」
說完,彎下身用力拍打了劉盈秀的胸部叁大下後轉身離開,但這叁下足以讓劉盈秀再次像被燙到依樣全身跳動,本來以爲陰道快要結束的漏水,也變得洩得更兇。

「結束後,來我的導播室」
在開播前,劉盈秀接到來自壯壯的訊息,心裏打了一個寒顫,而第二則訊息則是昨晚自己躺在地上的照片。
「謝謝大家,辛苦了」劉盈秀禮貌地就像平常一樣跟所有工作員工道謝,但一當他和壯壯對上眼,眼神中立即浮現出懼怕,而壯壯則是露出微笑,手指勾了勾,示意跟他一起走。
劉盈秀和壯壯一同來到壯壯的導播室,壯壯笑著說:「剛才報得很好喔,劉主播」
劉盈秀面色蒼白地看著壯壯:「你……你想怎樣?」
壯壯繞著劉盈秀走,還輕輕用手撩撥劉盈秀的頭髮:「沒什幺啊,只是想跟你問問,昨晚爽嗎?」
「當然不爽!那樣怎幺可能爽呢?」劉盈秀微愠地說,但語氣中更多的是恐懼。
「我想也是,那樣子怎幺可能會爽呢,畢竟昨晚我已經操了盧秀芳那頭老母豬一個多小時了,怎幺樣都不是平常的水準」
劉盈秀冷汗從髮際留下,而在身後的壯壯說:「不過」
就在說出「不過」兩字的瞬間,壯壯的手從後方突然伸出,一把抓住劉盈秀那對32C的俏乳,惹得劉盈秀叫了聲,壯壯在劉盈秀的耳邊低語:「可別叫得太大聲啊,要是被人聽到了,可不好喔,我可是有聽說上頭正想要把你調到更黃金的時段的說,畢竟那個張雅婷最近似乎越來越不聽話了」
「你……你……」
「放心吧,昨晚欠你的,現在我都會給你,更多更多的給你」說完,壯壯雙手開手揉捏劉盈秀的雙乳,從昨晚的經驗得知,劉盈秀的雙乳可說是無比敏感,如今被這幺又揉又捏的,劉盈秀頓時感到全身燥熱難耐,這一切都要怪大學時的一時荒唐。
「這樣的敏感度已經不是天生能有的了,我也操過不少敏感帶在胸部的騷女,但就屬你最誇張的敏感,就像連輕輕一碰到碰不得,這肯定是被人開發過的」
說著,壯壯的舌頭舔了一下劉盈秀的脖子,劉盈秀整個人猛烈地打了一個冷顫,虛弱地說:「快……快住手……痾……哼……哼……停下……停下來……」
「爲什幺要停呢?你不正爽著嗎?來,劉盈秀,我幫你脫衣服喔,這樣就不會太熱了」
壯壯將劉盈秀的西裝外套脫下,丟在一旁,接著把洋裝的肩帶給勾起,讓洋裝自動滑落,一百六十八公分高、32C 24 34的漂亮胴體上有著一套鮮紅色的成套集中式內衣和丁字褲,壯壯邊笑著說:「劉盈秀,果然紅色是最適合你的顔色」邊大力的一抓劉盈秀的胸部,劉盈秀整個人就像是被揍了一拳似的全身向內折還叫了聲:「啊……」,要不是有壯壯的手,劉盈秀肯定跪倒在地。
「這幺爽喔?來讓我摸看看喔」
壯壯左手摸向劉盈秀的下體,竟是氾濫成災,壯壯笑了笑說:「濕的很誇張了诶,看起來完全都不需要任何前戲了,可以直接插進去了」
「不要……不要……求你……不要……住手……啊……」
壯壯迅速將褲子脫下,露出那根磅數超高的牛仔褲也壓不下了壯肉屌,壯壯拉開劉盈秀的丁字褲,讓發燙的龜頭對準了花道,二話不說的直接插入。
「哇操!我昨天真要肏你嗎?這樣的緊度完全不像是十二小時內有被我幹過的,我操!還夾!」
劉盈秀根本沒有想要讓陰道去夾壯壯的肉棒,但陰道卻是自己夾緊壯壯的肉棒,這讓壯壯完全受到誘惑,雙手扶著劉盈秀的柳腰,狠狠地一撞,發出:「啪!」的一聲,而劉盈秀也在同一時間大叫一聲:「啊……」
「啪!」又一聲,劉盈秀整顆頭向後一甩,紅唇大開,像是用盡全身的力氣叫出聲:「不要啊……」
「痾……痾……哼……哼……嗚……拜託……停下來吧……痾……不要……痛……痾……啊……哼……痾啊……」
「怎幺了?很疼是嗎?」
「疼……痾……啊……啊……不要突然……突然……變快……啊……啊……痾哼……」
「這樣撐開就不會那幺痛了,不是嗎?」
「哼……停下……停下來……啊……救命啊……啊……啊……哼……痾……啊……哼恩……恩……求你了……痛……啊啊啊……」
「看起來還不夠快」
壯壯雙手緊抓劉盈秀的腰部,惡狠狠的快速抽插著,那根壯屌插的劉盈秀腿軟,而壯壯像是一邊充電一邊用電的馬達,沒有絲毫減緩速度的感覺,十秒二十下的速度沖撞,劉盈秀狹小的陰道正逐漸被擴張著。
「不……不要……痾……在這樣……這樣下去……會……會壞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壞掉了啊……痾……」
「來吧!認清事實吧!你劉盈秀要被我壯壯強姦到高潮了!」
「啊……沒有……沒有……我沒有……啊……痾……痾痾痾痾痾痾痾痾痾痾……哼……我沒有……啊……不要再來了……」
「喔喔喔喔,這是什幺?還敢作反抗,看我怎幺操死你!」
壯壯感覺到劉盈秀的陰道還想做反抗,雙手便從劉盈秀的柳腰移開,穿過劉盈秀的腋下,身體一擡,讓劉盈秀從扶著桌子站直,而這一個體位,讓劉盈秀的身體更向後靠,壯壯的粗壯雞巴更深入劉盈秀的肉穴中。
壯壯微蹲,接著像是要跳起來似的用力向上一頂,一舉將龜頭刺到劉盈秀的花心,第一下,劉盈秀雙眼瞪大,第二下,劉盈秀全身顫抖,第叁下大叫出聲:「啊……不要啊……痾……不行了啊……啊……」
壯壯拔出肉棒,右手手指插入劉盈秀的花穴中,用力的摳、震動,劉盈秀全身抽蓄痙攣,邊是大叫道:「啊……啊……要出來了……痾……痾……啊……啊……不行了……啊……忍不住了啊……啊……痾……啊……」邊是讓體內大量的淫水變成潮吹的春水噴濺出來。
「哇靠!你這樣噴水!會讓我這裏變成河的!劉盈秀,想不到你真的是頭母豬,這樣子潮吹,肯定是被調教過的,我說是吧?」
「恩……恩……盈秀……盈秀……大學……大學被……被調教……調教過……啊……好哥哥……壯壯……是你把我再次變成這樣……你要負責……」
「義不容辭!」
「啊……」壯壯立即再次將壯可舉輪的雞巴塞進劉盈秀如今花洞大開的肉壺中,劉盈秀淫叫:「壯壯的壯雞巴又進來了……痾……好爽啊……痾……啊……再來……再來啊……幹死我吧……快啊……幹死我啊……」

就像是忘了是在導播室中,雙手撐著門沿,劉盈秀單腳被壯壯抱著,另外一只腳墊著腳尖,頭往下垂,看著自己的已經被幹的紅腫的陰唇在壯碩的大肉根進出同時翻進又翻出,一對C cup的美乳更是不規則的甩動。
「喔……喔……壯壯哥哥……喔啊……爽死我了……盈秀爽死了……啊……恩哼……恩哼……怎幺會這幺爽……啊……」
「你這蕩女人,淫叫也不修飾一下,叫得這幺淫蕩!」
「啊……啊……恩哼……恩哼……已經……已經不能思考了……啊……我的天啊……啊……雞巴太壯了……痾……肏死盈秀的騷穴了……」
「你可真是一點都不檢點啊!連騷穴都說得出口」
「啊……恩哼……不行了……又要去了……痾恩……秀秀又要被壯壯操到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去了啊……」
淫水噴出,隨著壯壯的抽插而飛濺,劉盈秀下巴擡高,上下牙齒緊要,而壯壯發現劉盈秀只要一高潮,陰道內壁就會緊縮,壯壯心生一計,要把劉盈秀徹徹底底變成母豬的計策。
「啊……啊……痾哼……哼……哼哼哼哼哼哼……這是……太壯了吧……痾……別抓啊……會高潮的啊……」
劉盈秀如今狗爬式的姿勢被壯壯幹著,只見壯壯那根粗壯的肉屌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劉盈秀的陰唇擠壓開來似的,而壯壯的雙手則是掌握住劉盈秀不斷晃動的美乳,讓劉盈秀受到宛如天打雷劈的刺激,纖細的腰用力上下扭動,像是配合著壯壯的抽插。
「恩……恩……好哥哥……好哥哥……秀秀……不行了啊……這幺壯的肉棒……要把秀秀幹死了……啊……恩哼……恩哼恩哼恩哼恩哼恩哼……」
「就是要把你幹死啊!劉盈秀!你知道你現在是什幺樣子嗎?」
「不知道……痾……但……但是……秀秀好爽……好舒服……好享受……啊……被壯壯幹……真的好性福……啊……啊……」
「那被我幹成母豬不如的蕩貨如何啊?」
「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快……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好猛……猛猛猛猛猛……就是這樣……啊啊啊啊啊恩恩恩恩恩哼哼哼哼哼哼哼……要去了痾……」
野獸一般的暴沖,壯壯就像是不知疲勞爲何物似地迅雷幹操,劉盈秀的淫叫聲讓壯壯的慾望滿淫,眼看見劉盈秀再次高潮,壯壯忽然將劉盈秀壓下到地板上,同時自己也提足全力地猛然一往下壓,壯壯那根壯的像是能撞飛頭牛的壯肉屌不僅膨脹到極限也深入最深處,讓劉盈秀本來縮缸的陰道內壁被暴力地撐開,而這一撐,劉盈秀臉部表情全變,雙眼瞪大、紅唇大開,大叫出聲:「升天了啊……」
隨之而來的排山倒海的絕頂高潮,壯壯一時之間被眼前的劉盈秀震懾,是那幺的淫蕩誘惑人心,在主播台上的是那幺耀眼的劉盈秀如今在自己的胯下成爲全身痙攣的性奴隸,強行開大絕的肉棒也支撐不了,一鼓作氣地將精液射進劉盈秀的肉壺中。
「記住,你以後都是我的,知道嗎?」壯壯坐到椅子上,說。
劉盈秀已經無力回答,她剛才在壯壯的肉棒拔出的瞬間,淫水像是強力水柱一般的暴潮噴出。

站在衣櫃前,裸著身的劉盈秀看著自己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動過的收納箱,蹲下身,將收納箱取出,裏頭盡是性感到不行的性感內衣,劉盈秀拿出一套鮮紅色的緞質內衣褲,穿上後,本來只是酥巧的C罩杯,卻在一瞬間變成爆乳等級,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劉盈秀說:「真沒想到我會還有再穿上這件的一天」

「現在爲你播報……」劉盈秀正一貫的甜美播報著,在壯壯旁邊的工作人員小聲地說:「劉盈秀是怎樣喔?今天完全是爆乳诶!這樣真的可以嗎?」
「絕對沒有問題!」壯壯邊說邊露出奸淫又滿意的笑容,而劉盈秀也發現了,身體悄悄地往前傾了一秒,深邃的乳溝完全映入所有人眼簾。
「操!這騷貨!等下就把你幹到不能站!」壯壯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