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斗罗之神界青楼 1-3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19-2-20 04:33 編輯

神界,那片雲海之中,安逸卻充滿了生機,最適合隱世之人居住,但也不是什麽人也能來的。
除非神……
修煉之途,人有百級,而這個神便是那個百級。

“唐叁,你不仁,我便不義……”雲霧之中,一名女子無聲息地出來了,她銀牙輕輕咬著下唇,仿佛受盡了萬千委屈一般。
女子十分美麗,潔淨無暇的俏臉,一頭烏黑的青絲被她編成蠍子辮,宛如真正兔耳的發箍套在頭上,一身粉色的長裙把她那性感的嬌軀發揮到極致,最讓人眼前一亮的,莫過于那一雙美腿。
女子杏眸通紅,小瓊鼻的鼻尖同樣也是紅紅的。眉毛蹙緊,再次說出了剛才那句話:“唐叁……你……是你對我不仁……對麟兒不仁,那麽我便不需爲你守住這身子……”
遙望遠方,仿佛孩兒的笑顔還在眼前……
她深吸一口氣,推開了眼前那大門。
二級神抵,河神。他是唐叁的下屬,報複唐叁最好的方法就是出軌,對象最好莫過于他的下屬。

河神看見現在門前,神情恍惚的小舞,上前抱拳,恭敬道:“夫人。”
小舞回過神來,咯咯輕笑,“好啦好啦,別這麽緊張。”
聲音嬌媚無比,說句難聽的,聽到聲音就可以把人給聽硬那種。
“……對了,河神,你……有妻子嗎?!或者說……做過嗎?!”
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讓河神反應不過來,但是既然是主母的提問,自己一定要回答:“呃…夫人……呃,說起來難堪……小人沒有成親……爲了長身一心投入修煉,所以從未想過成親,但是年少無知難耐的,時候去過青樓逍遙幾番。”
河神斷斷續續地說出來,有些發窘,畢竟在女子面前說出這些話,真的很困難。
但是小舞出奇沒有出現發怒的表情,而是坐在椅子上,饒有趣味地聽著。
“那麽……我覺得怎麽樣?!”
小舞站起來,提起裙擺,雙眼咪咪,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咕噜一聲,河神看到裙內,那只有海神大人知道的世界。
裙擺隱隱約約透露出白色的內褲,內褲的款式很奇怪,白色的內褲隱隱約約有些透明,黑色的絨毛透露出來,過膝的白色長筒襪,晶瑩的大腿
河神的聲音有些急促了,連連低頭,“不敢……”
裙擺放下,小舞抱起河神的頭,咯咯輕笑:“真可愛。”
說罷便親了下去,河神感受到了柔軟的唇,也感受到了自己一步登聖的快感。
……啊啊……啊啊……這就是……這就是海神大人每天享受的快感嗎!啊啊……好棒啊!!
雙唇分離,河神連忙說道:“夫人……這樣不可……”
下一刻,他頓時被小舞驚呆了。
她解開了束在胸前那兩個金環,芊指點著櫻唇,同時拉下衣領,露出了飽滿的胸部,“來嘛,膽子別這麽小,不要叫人家夫人,叫人家小舞,或者舞兒,你家海神大人就是這麽稱呼人家的,而且……”
語氣嬌憨,仿佛與情人撒嬌一般,鞋子輕輕踢了一下河神的大腿,沒有踢中褲裆。
“……都這麽硬了。”
俏皮而不失淫媚。這就是小舞……夫人?!
咕噜……
再次吞了一口唾液,河神終于按耐不住了自己的欲望了,撲上前,舌頭舔弄著小舞的肌膚。
白淨的額頭,明媚的雙眸,鼻尖,下巴,這完美的俏臉,讓河神很享受,小舞同樣很配合河神的愛撫。
其實她也很緊張,對于唐叁的報複心讓她如此瘋狂,這是她第一次試到除唐叁外的男人,所以昨晚也複習了一遍如何去挑逗一個男人。
河神這次開始親吻小舞的櫻唇了,牙齒輕咬下唇,然後再吻了下去,舌頭舔了一遍貝齒,再與香舌相互挑逗,唾液相互交換,雙唇分離的時候,兩根舌頭還是久久不能分離,吐出來,繼續相互舔弄著。
舌頭分離了,一根銀絲挂在兩人的唇前,銀絲斷了,小舞便把銀絲舔回嘴裏,玉掌遮住嘴巴,把口水給吞了,“很甜呢……”
河神傻傻地點了點頭,他伸出雙手,撫摸那飽滿的胸部,柔軟的手感讓河神不禁用力捏了捏。
“啊……”
一聲淫媚的呻吟從嘴裏吐出,河神從未想過宛如天仙般的夫人吐出的嬌吟會是那麽的淫蕩。
“死相,輕點。”小舞嗔怪著。
是是。
河神連連點頭,雙手轉移了戰地,摸著小舞那雙長腿。
白絲手感極好,大腿沒有一絲的瑕疵,很棒!
撫摸了一會兒光滑的大腿,河神的手越來越往前,直至大腿根部,從手感上就能感覺到了,小舞小穴上的毛不多,陰部也很柔軟。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這麽快……啊……好棒……啊啊啊啊……”
她極其敏感,在幾分锺的愛撫,小舞達到了一次高潮……
河神伸出手來,雙指粘糊糊的,他嗅了一下,清香撲鼻,毫無雜味,但他並沒有像是一些人一樣吃掉,而是伸出雙指對著小舞的嬌唇。
小舞俏臉通紅,責怪了一句壞蛋,便把雙指納入口中。
手指感受到了夫人的溫度,而且還感受到了夫人舌頭的光滑,夾住舌頭,輕輕玩弄舌頭,小舞眯著雙眸,似乎很難受,過了一會兒,河神抽出雙指,坐在床上,示意。
小舞懂了,走了下床,蹲在河神的胯前,雙手撫摸著褲裆雄起的地方。
好燙……溫度似乎隔著褲子都能傳達出來。
她褪下了河神的褲子,據說了碩大的肉棒,手掌握住肉棒,慢慢撸動,張開櫻唇,把碩大給納入口中,頭部有規律地前後移動,然後吐出來,用香舌舔弄棒身,然後再次吞了下去,香舌不時刺激著龜頭。
小舞擡頭看了看河神呼吸變得急促,而且有些快射的傾向才吐出了肉棒。
擡起了河神的下身,輕輕咬了一下睾丸,吐出,再次含住,扯了一下。
轉移陣地,舔了一下肛門,香舌深入了一下,進去出來進去出來,如此反反複複。
原來,夫人的技術這麽高超。
河神很享受,小舞再次含住龜頭的時候,他終于射了。
滿臉精液,小舞一邊把精液送去口中,一邊口中喃喃道:“太浪費了。”
似乎被小舞這個舉動所觸犯,河神伸出手準備將小舞的衣服給脫掉,卻被剛好吃完精液的小舞給推開了,“著急什麽呀……”
眨了眨眼睛,小舞問道:“喜歡看表演嗎?!”
“什麽表演?!”
早已習慣被夫人帶了節奏,河神不禁反問道。
“看著哦~”
小舞站起身來,身體隨意了擺動,好像沒有什麽篇章和節奏感,雙手從下到上撫摸身體,然後輕輕地撫摸了自己的臉蛋,隨後便一直往下,大力地揉捏自己的雙乳,不時發出淫蕩的叫聲,雖沒音樂,但卻勝似有音樂。捏了一會,繼續往下,把手探入裙擺之中,揉了一下自己的小穴。
重頭戲來了。
小舞的雙手解開了兔耳發箍,丟去了河神面前,發箍上點點清香讓人熏醉。雙手抱住脖子,身體在原地轉了一圈,然後拉下上衣的拉鏈,褪下上衣,露出了白皙的肌膚和白嫩的胸部,上面同樣穿著白色的胸罩,但是不同的是她的胸罩,奶頭完全露出,看來是被挖了一塊出來。
長腿高踢,把鞋子給脫了下來,另一只腳也是這般。
脫掉裙子,露出了剛才看見的內褲,小舞轉了個身,挺了挺飽滿的屁股,隨之芊手拍了一下。
然後動作慢了起來,她慢慢地解開胸罩,露出了發脹的乳房,讓人看見,她的奶頭居然是粉色的。
褪去內褲,露出了同樣粉色的小穴。
身體都被脫光了,只剩下袖套和長筒襪。
逐一脫掉,剩下一個赤裸的嬌軀。
這會,小舞開始有點羞澀了,“好看嗎?”
“好看,好看的發瘋!”河神忍不住了,小舞說完那一瞬間,就把她抱上了,舌頭舔著小舞身體的每一處肌膚。
含住乳頭,不斷地用舌頭掃弄,不時有些乳汁噴射到嘴裏,小舞不斷地發出令人勃起的嬌吟。
“……來啊……快來啊……人……人家……啊……人家都這樣了……啊……啊……別弄了……來……啊……弄人家吧……”
河神馬上脫掉上衣,然後揮舞著手中的肉棒,不斷地掃弄陰唇。
“說句好聽的……”河神在心中不斷地念著說不怕死不怕死。
小舞嘟起嘴巴,撒嬌道:“不嘛!人家就是要嘛。”
“不說不給。”河神壞笑,繼續挑逗著小舞,小舞的身體何等敏感,最受不了這種折磨了,深吸一口氣,聲音開始有些變調了。
“老公……好老公……給……給舞兒吧……舞兒真的受不了了……啊……啊……去了……”
在小舞剛叫完舞兒受不了的時候,河神就將肉棒給捅進了小穴裏面,同時小舞也高潮了。
“啊……好大……好熱……用力……啊……啊……”
小舞喘著氣,不斷地說道。現在小舞雙手抱住河神的脖子,親吻著他的嘴巴,然後不斷地往下移動,弓著腰,舔著河神的乳頭,以小舞身體的柔軟足以做到。
“夫人……你的裏面好緊……”
河神不斷抽插,享受道。
“啊……都……都做在了一起了……啊……還叫什麽夫人……啊……舞兒要生氣了……啊!”
小舞嗔怒著,然後眉頭一皺,原來是河神的速度加快了。
“別突然……啊……這麽快……啊……”
小舞的長腿環住河神的腰,不禁放聲大叫
起來。
“小舞……爽不爽……大不大……”河神越來越放肆了,挺腰的速度快起來了。
“啊……我不知道……啊……啊啊……”
小舞晃頭,沒有回答河神的問題,因爲搖晃的次數太多和太厲害,她的蠍子辮有些分散。
聽到此話,河神放慢了速度,甚至不動了,肉棒插在小舞裏面。
小舞扭著腰,渾身不自在,拍了一下河神,嘟囔一句動嘛,但河神依舊不動,小舞開始想讓自己上下挺動,但是河神緊緊抱住她的臀部,不讓她動。
男性力氣畢竟比女性強,掙紮了一會,她放棄了。
“爽……大。”
小舞低聲說著。
“你說什麽?!我沒聽見?”河神裝作沒聽見,繼續不動……
小舞忍不住了,哪有做到一半不能動的道理,癢死了,真的癢死了,明明熱騰騰的肉棒在身體裏面,居然無法享受,她……她要……現在她根本不想和唐叁鬥氣了,她想要肉棒。
既然如此,小舞這回徹底放棄了尊嚴。
一切爲了……肉棒……啊……
“你的大………老公的最硬了……給人家吧……給你的親親舞兒吧……”
這次聲音,河神聽見了,但是他的移動速度很慢,遠不比之前的快。
“什麽大啊?!舞兒,說出來吧……”
聲音充滿了誘惑,似乎要逼小舞說出那個詞。
小舞咬住下唇,“肉棒大……”
“對啦,舞兒。”
河神聽到,不禁贊道,嘴巴親了親小舞的香唇,交換了唾液之後,河神說道:“那,舞兒應該怎麽做呢?!”
“好老公……給人家吧,給人家你的大肉棒吧……”聲音中帶著抽泣,很不情願地說了出來。
河神這次不再戲弄小舞了,畢竟自己也已經很難受了,挺腰速度不斷地加快,小舞的嬌軀隨之扭動。
“啊……好棒……好厲害……大肉棒好厲害……快點……快射出來……人……人家……啊……要給你……啊……生個孩子……”
小舞不斷喘著氣說道,這會河神停了下來,他拍了拍小舞的屁股,小舞大概懂是什麽意思,轉過身,屁股面向河神,然後他又抽插起來了……
“好厲害……好深……捏人家的奶子……啊……啊……人家……啊……人家不怕疼……”
小舞向後扭了一下,抓住河神的手,讓他握住自己的奶子,奶子手感極好,而且十分柔軟,讓人愛不釋手。
一邊揉著奶子,一邊插著小穴,有種自己就是海神的即視感。
用力地捏住小舞的奶子,問道:“我和海神大人誰大。”
這時小舞有些分不清幻想和現實了,唯一只有感受到了就是乳房的疼痛感和下身的爽快感,“你……大……啊……唐叁……他很小……根本……無法……啊……讓啊……讓人家……高潮……啊……再快一點……啊……好人……讓……人家……高潮……吧……啊……”
說得好。
河神用力拍了一下小舞的翹臀,說道:“這是給你的賞賜。”
“啊……謝謝……好老公……啊……人家……啊……還要賞賜……啊……繼續啊……啊……舞兒……啊……舞兒還要……”
河神罵了一句賤貨,不斷地用力拍小舞的翹臀。
“啊……好棒……啊……人……人家要去了……人家要被……啊……親親……老公給幹壞了……啊……”
小穴一個壓迫,讓河神射了出來。
“啊!!!!!!!量好多……好燙……”
“不能這麽便宜你這個騷貨。”河神大聲罵道,抽出肉棒,對著小舞的臉撸了好一發,射在了她的臉上。
“給我吃了。”
她很聽話地把所有精液吞了下去,擡起頭幫河神舔幹淨了肉棒。
第二輪,又開始了。
這一次,小舞跪在床沿,屁股對向河神,輕輕扭動著,嬌唇微張,咯咯輕笑,“來嘛……”
河神看到自家主母這般景象,沒有繼續抽插,而是伸出一只大手,狠狠地拍在那渾圓又白淨的屁股上。
“啊……好痛……”小舞不禁痛呼出聲,屁股扭動,想要舒緩這一疼痛感。可是河神卻是一巴掌接連一巴掌地拍來,讓小舞止不住痛哭起來。
“幹嘛啦……死樣……不……啊……啊……啊……啊……不要打……人家的屁股啦……好痛啊……人家……人家想要雞巴啊……啊……”
慢慢地,疼痛感減緩了許多,小舞禁不住的發出了微微的呻吟。
“嗯……好爽……還……還要……”
河神問道,“還要什麽……”
小舞唾液不自覺地流了出來,雙眼微微翻起,好想隨時都會高潮弄得暈死過去一樣。
“還……還要……屁股……還要……”
河神微笑,“你說得這麽小聲,我聽不清哦!”
小舞啊地一聲呼喚下,大聲說:“屁股……人家的賤屁股……想要被你挨打……人家……人家想要更粗暴一點!”
在河神一句如你所願之下,他舉起大手狠狠地拍了幾下小舞的屁股,白嫩的屁股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掌印,紅通通的,略顯可愛,可惜又有一點猙獰。
“啊~”
小舞高聲尖叫,潮噴了,大量的水花把地面給弄濕了
看見小舞夫人這般模樣,河神壓根把持不住自己胸前的怒火,把雞巴夾在小舞的翹臀上,光滑的翹臀磨蹭著他的雞巴,讓他有一種莫名其妙地快感。
“嗯……嗯……好燙……雞巴……好燙哦……”小舞扭著屁股,盡量地配合著河神的摩擦。
“啊……來……摸……摸人家的奶子……使勁捏……把……嗯……把人家的奶子給捏壞……”小舞抓住河神的手,讓他揉捏自己的胸。
河神笑了笑,懂了,然後使勁地揉捏,腰部不斷地挺動,雞巴上的淫液沾滿了小舞的屁股。
“好棒……好厲害……雞巴……雞巴好燙……”
小舞忍不住嬌吟,雙手附在河神的一雙大手上,配合他的揉動而撫摸。
她扭轉身體,微微用力推開河神,“來,操逼……人家的小穴……已經濕得不行了……”
河神見狀,雞巴再也忍不住地塞入了小舞那溫熱的小穴裏頭,。
“嗯~”甜膩的嬌吟聲從小舞嘴裏發出,她感覺到雞巴在她的體內肆意地抽動,龐大的存在感充斥著她那狹窄的陰道,啧啧地發出響亮的聲音。
“嗯……好害羞哦……可是……好爽……啊……好老公……快一點嘛……再快一點……嗯……啊……對……好……頂……頂到人家的花心了……”
小舞眯著雙眼,享受著河神的抽動,雙手不由自主地附上了河神的雙手,跟著他雙手的活動來揉玩自己的奶子。
“啊……奶子……奶子好脹……河哥哥……好老公……好厲害……給人家更多的痛快吧……啊~”
突然間的加速讓她適應不過來,但是慢慢地,爽快感刺激感充斥她的大腦,讓她大腦空白,從揉變捏,乳汁也隨即噴出。
“好厲害……好深……大雞巴……頂到人家的花心了……啊……啊……快……再快一點嘛~小舞……小舞要升天了……啊~”
激浪跟著乳汁的腳步噴射而出,小舞的身體完全癱軟在桌子上,河神忍住不射,抽出雞巴,將它遞到小舞嘴邊。
而她無力地吸吮著雞巴,過了一會輕輕的噗的聲音,精液止不住地射滿了那嬌嫩的小嘴,而潔白的精液也隨著嘴角的縫隙流出,讓人有種十分淫靡的景象。


(第一章完)

神界在叁月前建立了一群慰安所,是女神爲了幫男神減壓,並消除無聊的場所,雖是這麽說,其實說白了是妓院而已。
這裏強制女神爲男神服務,而且男神又得毫不猶豫留情地獻出自己的妻子來伺候除自己的男人。
而由欲望之神來培養女神如何服飾男神的技巧,慢慢地女神們接受了這樣的結果,也毫不猶豫地投身在無限的性愛之中。

  “啊……大伯……你好厲害……比雨浩厲害多了……啊……”
  粉藍色頭發的少女抓住下身金發中年人的手,不斷地上下挺動,不斷放聲大叫。
  “舞桐,你也很厲害,好緊……比竹青的緊遁了。”那被少女稱爲大伯的男人名曰戴沐白,此時他躺在床上,雙眼看著在自己身上搖擺著嬌軀的舞桐,抽出雙手,捏著舞桐的乳房,淫笑,“不知不覺舞桐長這麽大了。”
唐舞桐嘤咛一聲,將小手附在了戴沐白的手上,搓弄了一兩下,似乎暗示了些什麽。
  “真是淫蕩的娃兒……”戴沐白笑了笑,開始揉捏起來。
  “啊……大伯用力……人家不怕疼的……唔……”
  旁邊的其他男人看不下去了,把肉棒塞進了唐舞桐那嬌豔的小嘴。
  還有兩個男人握著肉棒,在唐舞桐的臉上拍了一兩下,在示意著些什麽,她白了那叁個男人一眼,小手握住了那兩根肉棒,緩慢地撸動起來,嘴巴同樣也吸吮起來。
  戴沐白嘿嘿壞笑,一枚紫色的光環融入他的體內,身體上的肌肉暴漲了一倍,同樣下身的肉棒也暴漲了一倍。
  突然的增大完全嚇了唐舞桐一跳,肉壁不斷地蠕動,在這舒服的環境下,戴沐白並沒有忍耐,射了出去,滾燙的精液射入體內,與此同時唐舞桐也高潮了。
  “啊~~~”
  聽到少女的尖叫,並在唐舞桐長時間的刺激之下,二男射在了她的臉上,隨後被口交的那位男子也同樣射進了口中。
  唐舞桐躺在地上喘氣,並沒有抹去臉上的精液,一男抱住了她的腿彎,將她拖到自己的肉棒前,然後沒有任何前戲就插了進去。
  “啊……明明人家剛剛高潮……啊……讓人家……啊……休息一……啊……下……嘛……”
  回答她的只是無聲的抽動,速度開始有上升的趨勢。



  比起唐舞桐,另一位粉發女子更爲誇張,她躺在貴婦椅上,單手撐著頭,慢慢挽起自己那華麗的長裙,但拉到一半就停止了,露出了雪白的大腿。
  “想要嗎?!”
  她輕柔地問道,她問的便是眼前數十個男人,待男人都點頭,女子才說:“不給你們。”
  她芊手一翻,一座寶塔出現在手中,隨之一揮,兩道光束融入眼前所有男人的身體裏面,然後自顧自地撫摸起自己來,所有男人都沒有動彈,仿佛被下達了不許動的命令。
  “榮榮很想要啊……好熱……”
  甯榮榮說道,輕輕一拉,把系在脖子上的細繩給解開,然後揉捏起自己的乳房,不時發出淫穢的叫聲。
  衣服被她揉皺,衣領隨之滑落,露出了雪白的香肩,她松開雙手,衣服再次掉下,裏面居然是真空!此刻早已露出了白嫩的乳房,那還尚是粉色的乳頭讓人不禁口水直流。
  甯榮榮的右手早已探入裙內,雙指玩弄著自己的花蕊,淫穢的叫聲久久未能停息。
  “榮榮好想要……啊……好想要大大的東西,發燙的東西來填補自己內心的空白哦……啊……最好……最好是……又粗又硬的雞巴……”
  平日的甯榮榮本就是小惡魔性格,此時說出雞巴二字,早已將小惡魔性格發揮得琳琅盡致。
  她抽出雙指,指頭沾滿了淫液,甯榮榮將淫液吸吮幹淨後,拿著九層寶塔,不斷磨著小穴,不時將塔尖伸進小穴裏頭。
  爲了讓所有人都能看見,甯榮榮甚至站了起來,裙子徹底掉在貴婦椅上,露出了雪白的身軀,所有人都看見了甯榮榮下身,寶塔不時探入腦袋,不時在陰唇附近磨合。
  看到衆人忍不住要射的表情,甯榮榮很開心, 她揮揮手,所有人都圍著她做了圓圈,撸著肉棒,射了出來,量有些多,讓人不禁想問是否在下精液之雨,精液沾滿了甯榮榮全身。
  “果然屬性增幅和速度增幅是最合適的了~”
  說著俏皮話,甯榮榮把精液抹完全身,偶爾指頭含進嘴裏,嘗著自己辛苦榨來的精液。

  離甯榮榮四五步距離,有有一張合歡椅,椅子上的女人竟是全身沒有一件衣服,露出了火爆的身材,此時她開啓了武魂附體的狀態,兩只貓耳出現在頭頂,一根貓尾連接著自己的尾骨,脖子扣著項圈,雙眼被遮眼布遮住,項圈連接著一根繩子,而繩子現在被一個高大的男人牽著。
  一級神祗,獸神。他最擅長的,莫過于調教獸類,而如今朱竹清武魂附體成了一只貓女,自然獸神便發揮他本人最大的本領了。
  他把一枚跳蛋塞進了朱竹清的體內,並且開到最大的功率,估計是惡作劇的心思發作了,他又拿起兩個夾子夾住了乳頭。
  “啊……”
  朱竹清發出一聲爽快的嬌吟,被獸神調教了好多天了,她自身的抖m體質忽然被調教了出來。
  漂亮的肌膚上滿是紅印,看來是在不久前被鞭打過一遍。
  出于變態的心理,獸神拿起一瓶大紅的指甲油,對著朱竹清的玉足塗起指甲來。
  只見朱竹清嬌軀一個抽搐,高潮了,但是指甲油畫花了,獸神用力地一扯朱竹清的尾巴,在朱竹清的輕呼聲下,獸神的手按在了合歡椅上,神力輸入,一股電流往朱竹清全身流淌。
  “啊——主人,好棒——人家……人家要去了……啊————”
  獸神頓時怒了,再次用力地扯了朱竹清的尾巴,“你這賤貨瞎叫什麽,找死。”
  電流再次加大,朱竹清被電得潮吹了,難受地搖晃自己的尾巴,似乎有些討好的意味。
  “喵~喵~喵~”
她喵喵叫,討好意味更強了。
獸神這才變回了笑臉,大手捏著朱竹清的乳房,在自己把玩的同時,還輸入神力,治療朱竹清的傷勢,若是這樣就壞掉了,就不好玩了。
從小穴裏取出跳蛋,把自己的肉棒插了進去。
“啊……”朱竹清發出了呻吟,但似乎叫錯了,又立即改口,“喵……喵……喵……”
  
   慰安所設爲兩個樓層,一樓是普通的性愛區域,每個女神都擁有僅屬于自己的房間,不過這裏大多數都是二級神祗和叁級神祗的地方,雖是每人一個獨立房間,可是裏面只有一張床和一個衣櫃,而衣櫃裝著各種各樣的衣服,來滿足嫖客的需求。
當然,你需要玩道具的話,你必須自帶,因爲這裏沒有多余的東西給你提供。
二樓的條件比起一樓來說條件好很多,而且那裏大多都是一級神祗所在的區域,按照人間妓院的說話,這可是花魁領域的地方,所以相對入住條件也比較坎坷,主要看你完成了什麽對神界有極大貢獻的才能進去住一晚,僅此一晚。
不過也不是不人性化,只要你說得出來,女神都會陪你玩,sm之類的也不在話下,而且道具也全由女神提供,也少弄了不少東西了。
  
   “唔哦哦……是小舞夫人!”那些人全部都驚歎出聲,“沒想到小舞夫人居然會下來這裏,啊……果然一級神祗和二級神祗不同啊!”
  來者正是小舞,她是爲數不多的一級神祗,當然出現在這裏是一件奇怪的事咯。此時小舞好奇地觀看四周,直到看到一個地方她就止住了腳步。
  蝶神的房間。
  她推開大門,揮揮手,“哈喽~小舞桐~”
  結果她看見的是一個赤裸的男人不斷地抽插著唐舞桐,而唐舞桐只是在做呻吟而已。直到現在唐舞桐還是沒法習慣被多人操,現在差不多已經快暈死過去了。
  那男人聽到有人推門進來,沒有多加理會,直到小舞拍了拍肩膀,他才看見了對方,頓時噴出了一小點精液。
  “我找小舞桐有些事兒,不如我幫你吹一支就結束了吧,好不?!”小舞笑呵呵地說道。
  好!有不好的意思嗎?!他可是小舞夫人的大粉絲啊!這也是聽說蝶神是小舞夫人的女兒,繼承了小舞夫人百分之八十的相貌才前來操她的,因爲自己沒有能力去參加頂級樓層,所以才無法嘗試小舞夫人的身體。現在能嘗試到她的口交,有何不好。
  那人只是拼命地點頭,隨之在蝶神一聲痛楚之下抽出肉棒。
  “诶喲!”小舞笑笑,原來已經很多人在小舞桐體內射精啦,那從紅腫的小穴中流出來的精液,而不是一兩個人的份了哦!
  眼前這根肉棒有一些短小,不過意外地有點粗,上面沾滿了精液,但小舞沒有搽幹淨,而是直接上。
  做這行的,說到底怎麽會怕精液髒呢?而且她們神很難做到懷孕,所以很少會有懷孕。既然不怕懷孕,自然地習慣了中出。
  小舞先用舌頭把表面的精液全部舔淨,吞下,然後伸出手來,撸動肉棒,不時用指頭刺激一下龜頭,擡頭看著男人的表情,看著他的表情變化或許是一項樂趣。
  然後看見他一種很舒服的表情,就知道他現在的防禦很低,可以早早結束了。才開始用嘴的。
  親吻了一下龜頭,用貝齒觸了一下龜頭,再把整根肉棒給納入口中。或含或吮或舔。
  十八樣功夫用盡了,小舞才笑呵呵地問道:“臉還是嘴?”
  這是一種用詞,問是口爆還是顔射,男人深知規矩,恭敬地說,“請務必用嘴,我想看小舞大人喝我精液時的樣子。”
  “嗯~”
  小舞回應了一句,專心地口交起來了。過了一會兒,男人支持不住了,在小舞的口中射了出來,小舞一滴不漏地含在嘴裏,慢慢打開嘴巴,只見裏面滿是精液,然後在男人面前吞下,“可以了。”
  “謝謝小舞夫人。”
  男人道聲感謝,然後走了。
  小舞走去推了推唐舞桐,“舞桐起床啦!”
  唐舞桐醒來,問道:“媽,您怎麽在這?!”
  “嘿嘿,找你來幫個小忙。”小舞不好意思地刮了刮鼻子,唐舞桐如夢初醒,準備起床穿上衣服,小舞叫她別穿了。唐舞桐不懂,小舞指了指唐舞桐的身體。
  現在唐舞桐的身體滿是精液,很厚的一層,好像精液作了衣服一樣。
  她皺皺眉,好像覺得身體很髒,“媽,我還是想洗一下,好髒。”
  小舞撲倒了唐舞桐,笑嘻嘻地道:“哎呀,我的小舞桐太可愛了,人家也忍不住了。”
  她用舌頭舔著唐舞桐臉上的精液,並吞下,不斷重複。而唐舞桐用自己的小手推開自己的母親,但是小舞粘在唐舞桐的身上,沒法推走,只好配合小舞的舔弄。
  找到了嘴唇,親了下去。兩人的舌頭相互舔弄,一根銀絲從二人唇邊相連,捏著唐舞桐的乳房,咯咯笑著,“舞桐的奶子好大哦!”
  說罷便含住唐舞桐的乳頭,不時用牙齒磨了磨乳頭。
  “啊……”
  唐舞桐發出一聲嬌吟,同性與母女間的雙重刺激讓她無法自拔,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火焰,小手鑽入小舞的小穴,撫摸著陰唇。
  “呀!”
  小舞同樣發出一聲尖叫,然後笑呵呵地繼續吃唐舞桐的乳房。
  唐舞桐不斷淫叫,小手也沒有力氣去刺激母親的陰蒂了,俏臉暈紅,氣喘籲籲地看著母親。小舞從裙子裏拿出一件物品,然後隨手脫掉自己的裙子。
  看見那樣玩意,唐舞桐不禁吃吃笑道:“原來媽媽是有備而來的。”
  原來那件物品竟是雙頭龍,小舞同樣也笑了,“誰讓小舞桐那麽誘人呢?人家已經忍不住把你想要操你了。悄悄告訴你哦,這玩意裏面啊,有隱藏機關的說。”
  渲染已久,淫穢詞語同樣用得得心應手。
  她將雙頭龍的一頭塞進自己的小穴,然後把另一頭插入唐舞桐的體內。
  “啊……”
  兩女發出了爽快的嬌吟,小舞壞笑地將唐舞桐壓在身下,四顆乳頭不斷磨蹭著,兩女再次舌頭交纏,交換口液。
  小舞動了,前前後後地移動。
  “媽……你好厲害……啊……比……比那些臭男人厲害多了……啊……好大……好硬……”
  唐舞桐不斷淫叫,雙手抓住母親搖晃著的奶子。在劇烈的搖晃之中,她強制起身,含住了小舞的乳頭,雖然不多,但還是吃到了乳汁,吃完後,還不忘舔了一兩下乳頭。
  “啊……久違地吃到了媽媽的乳汁了……雨浩一直說人家……啊……沒有乳汁……啊……還說人家……啊……亂發騷……”唐舞桐不斷地抱怨霍雨浩,媚眼如絲,小嘴不斷吐出讓人勃起的淫叫。
“這種臭男人……不要也罷……現在……啊……竟然被當做……啊……妓女……咱們就放蕩……啊……一點吧……”小舞也有些累了,也是斷斷續續說話,這段時間她也想通了,既然唐叁如此讓她放蕩下去,那麽自己就這麽當個婊子,最淫蕩的婊子。
  唐舞桐把小舞給推倒了,自己站在前面,看著小舞漸漸淫蕩的表情,她覺得特有意思,扛著小舞的長腿,用盡全身去操小舞,伸出這個手捏著母親的奶子說,“呵呵,媽媽真可愛。”
  小舞咯咯笑了並沒多說什麽,只是努力的配合唐舞桐的動作,兩人速度越來越快,慢慢地她們就接近了高潮。
  “呀啊————”
  就在這一刻,雙頭龍的機關開啓了,裏面儲藏的精液都射入了二女體內。
  兩女喘氣半刻,才搽幹淨身體然後穿上了各自的衣服。

  唐舞桐雖然不是第一次上來這了,但也不禁好奇裏面的東西,聽母親說其中兩位女神,水神和生命女神都出去送餐了,要兩天後才能回來。
  所謂送餐其實就是將別人約到了沒法有空來,自己送上門服務。
  所以這層樓只剩下善良之神烈焰和小舞而已。
  唐舞桐突然有點好奇烈焰阿姨怎麽接客的,來了一次,結果烈焰阿姨出去了送餐,只剩下母親等叁人。
  房門來著,她把頭探進去,看到了兩個熟人。
  奧斯卡伯伯和馬紅俊叔叔。
  他們倆的中間有一位女子,身穿靓麗白裙,一頭火紅色的頭發,像是火焰一般。
  她就是邪惡之神的妻子,烈焰。
  只見她把奧斯卡的肉棒塞進口中,含了一會兒,又轉身去含住馬紅俊的。
  唐舞桐突然看到烈焰的裙子在動,看上去不像是烈焰本人在動,而且還莫名奇妙地鼓起來,看來有一人躲在烈焰的裙內。
  “想不想嘗嘗冰火兩重天呢?!”烈焰問道,只見二人點頭,烈焰才笑了,這可是她最擅長的項目呢!
  不同于往常的冰火兩重天,只見她雙手浮現一絲絲光芒,一只火紅的,另一只幽藍色。雖然聽說烈焰阿姨曾經失去過過這兩種屬性,但經曆了長時間的修煉,也已經恢複到了原來的姿態。
  她雙手抓住了奧斯卡的肉棒,一冷一熱不停地交換,讓奧斯卡不禁倒吸一口冷氣,但下一瞬間,烈焰的雙手就離開了奧斯卡,轉身向馬紅俊。
  馬紅俊呵呵一笑,抱住烈焰的頭,不斷地往自己的肉棒靠近,烈焰白了馬紅俊一眼,大概猜到了他的意思。
  再次含住馬紅俊的玩意,做起了活塞運動了。過了一會兒,馬紅俊射了,他看著烈焰吐出自己的精液,就不樂意了,“吃掉!”
  無奈,烈焰只好將那些精液給吃掉了。看到這一場景,奧斯卡再也按耐不住自己那燥熱的心,把烈焰拉到自己的身邊,親吻了一下她的紅唇。
  馬紅俊走上前,揉了揉烈焰那挺翹的臀部。
  “啊……”
  烈焰不禁發出了呻吟,本來可以忍住的,但是不料下身越來越癢,那火熱的舌頭更是讓她想要肉棒。
  奧斯卡對烈焰說了句什麽,烈焰點了點頭,拉起了裙擺,讓趴在裏面的人走開,一位金發中年人無奈地離開了,唐舞桐仔細看了看那人以後,卻發現他居然是自己的公公,霍雨浩的父親戴浩。
  原來奧斯卡等人約到了烈焰的叁個名額,自然的回來赴約,但是戴沐白另外有約,所以第叁名額就空余了,怎麽辦呢,這時候,馬紅俊想到了平日和他們很熟絡,而且也是白虎武魂的戴浩了。
  話回正題,只見烈焰脫掉自己的長裙,然後打開衣櫃,似乎找著些什麽,找到了,然後取了出來,原來是當年用地心蓮的花瓣制成的衣服,穿上內衣褲,並把裙子穿上,按照自己的記憶去梳理自己的頭發,這樣地心世界的地心女皇又回來了。
  “這樣可以了吧……”烈焰問道,看見一旁的奧斯卡的慫恿,烈焰無奈地說出了一句台詞:“你們是什麽人,爲什麽會出現在我的寢宮?!”
  “我們是來操你的!”奧斯卡裝作邪惡地說道。說罷便是一個虎撲,但卻被烈焰躲開了。
  戴浩哼的一聲,在房間內撒了一袋粉末,烈焰突然發現自己沒有了力氣,然後馬紅俊看時機成熟立馬跑到烈焰後面,架住她的雙手。
  烈焰不斷掙脫馬紅俊的手,卻無法掙脫掉。奧斯卡上前來,捏住烈焰的奶子,結果越捏越來勁。
  “啊……不要……”烈焰聲音微弱,哀聲求著。
“沒用,老子操定你了。”奧斯卡說道,他抓住烈焰的手,此刻馬紅俊的雙手也松開了,于是奧斯卡就把烈焰扔在床上。
  奧斯卡等人脫掉自己的衣服,然後坐到床上,然後就開始了他們的淩辱。
  戴浩把肉棒對著她的嘴,一口氣插了進去。奧斯卡則是她的乳房,強制讓烈焰給他做乳交。馬紅俊可能是最會挑的一個,他竟然脫掉了烈焰的鞋子,看見了那堪稱完美的秀足,用肉棒在柔軟的玉足上摩擦,不時按住烈焰的腳趾頭給自己按摩。
  不一會,他們都玩膩了,自然開始了正戲,他們撕開了烈焰的衣服,也脫掉了她的內衣褲,只剩下赤裸的嬌軀。
  馬紅俊和戴浩撐著烈焰的身體,對正奧斯卡的肉棒,一插進去了。
  “啊——好痛!”烈焰哭了出來,戴浩幹脆把肉棒塞入了烈焰嘴裏讓她閉嘴。
  馬紅俊看是時候了,然後也是一捅,從菊花進入了烈焰的體內。
  “啊……”烈焰吐出肉棒,“不要這樣……真的好痛……”
   
   小舞笑呵呵地卷起唐舞桐的裙子,摸了一下,卻發現她的內褲早已濕透了,在粉嫩的俏臉親了一口,說道:“咱母女倆換一件漂亮的衣服再來玩男人~”
唐舞桐颔首,“好。”
轉身出來,兩位美女各自穿了很合適自己的衣服。
小舞穿得是一身史萊克學院的校服,可是校裙被她修改過,幾乎齊陰,配得上清純的面貌,讓人不禁想到涉世未深的學生妹,讓人心頭火熱,想把她的衣服給扒了,狂肏。修長漂亮的腿沒有穿任何東西來遮擋它的風韻,晶瑩的光芒閃爍著,不失人性的美麗。
唐舞桐雖說沒有繼承小舞那讓人羨慕的好身材,卻意外地繼承了小舞穿什麽都搭的屬性。此刻的她穿著一件類似于漢服的裙子,藍色的色調,微低的胸圍將整個乳房都裸露出來。
進入了小舞的房間之後才發現,她房裏有四個人,五行神中的四位神明。難怪小舞說得讓她來幫忙。
小舞見到唐舞桐看向她時充滿疑惑的眼神,微微一笑:“其實他們當初幫了咱們大忙,理所應當的,咱們得償還一些什麽的,是不是呀?”
唐舞桐點了點頭,跟著小舞呵呵地一笑,說了句“各位叔叔久等了。”
在雙方決定了以後,
兩女選好了各自的搭檔以後,就開始了。
小舞選的是火神和木神,不知火神在小舞耳邊說了些什麽,她點頭諾許以後,火神跪在地上,舔玩著小舞的玉足。
早已聽說了在小舞來神界之前,水神有第一美腿的稱號,其玉足美腿絕非誇耀,這一次看到火神的表現便知道了。
火神脫掉褲子,露出勃起的雞巴,示意讓小舞踩上他的雞巴。
“嗯……火哥哥的雞巴……好燙……好硬……”小舞嬌吟出聲,嬌嫩的玉足輕柔地在雞巴上慢慢移動,大拇指不時蹭動龜頭,指肚早已沾滿了汁液。腳心彎成凹狀,來輕柔地挑逗著火神的龜頭,而另一只卻調皮地玩弄著火神的睾丸。
木神坐在小舞背後,雙手揉捏著小舞的奶子,頭微微向前靠,和她親吻起來。
土神早已按耐不住,雙手伸進唐舞桐所以裏頭,盡情地揉玩著她的奶子,柔軟的手感讓他無比享受。
金神則是現在唐舞桐面前,將自己粗大的雞巴塞進舞桐小嘴裏頭,啧啧水聲不停,那柔軟的丁香小舌無時無刻刺激著他,讓他的雞巴更加膨脹,完全塞滿了這可愛的小嘴。
“嗚嗚嗚……”一邊享受著土神那高超的調情手法,一邊給金神口交,唐舞桐現在可謂是忙不過來。此時金神雙手抱住唐舞桐的頭,開始了來回的挺腰動作,唐舞桐唯一能做的就只要張大小嘴,放松身體,任由土神在自己嘴裏肆意來回抽插。
“嗯……啧啧……火哥哥真壞……射得人家小腳丫都是精液。”小舞微微皺眉,從木神的舌吻中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的小腳丫早已被火神的精液布滿,隨即便咯咯取笑道。
在兩人的注目下,小舞略微羞澀地擡起自己的小腳丫,聞了聞,然後舔了一下火神的精液,滾燙的精液十分粘稠,她很艱難地咽下後,吐出小香舌讓兩人看到,臉上似乎寫滿了“看!人家可是很乖地吃光了精液哦!”
看到少婦擺出這般姿態火神站起來,一把扯開她的校服,一雙白晃晃的奶子出來的時候晃了
一兩下,以示它沈甸甸的重量。
“嘿……你這騷貨居然不戴乳罩!”火神雙手撫上她的一對奶子,不停地摸,不時雙指捏住乳頭。
小舞“啊”地一聲,“喜歡嗎……”
火神笑道:“豈止喜歡。”
小舞卷起裙子,瓣開那濕潤的小穴,啓唇:“火哥哥……木哥哥……今晚……嗯……今晚人家是你們的了……啊……就……就任由你們玩弄吧……”一邊接受火、木兩神的交錯愛撫,一邊強忍著羞恥,說出令男人興奮不已的話語來。
耳邊傳來唐舞桐的呻吟聲,原來她已經和金神開始做愛了。只見她同樣卷起裙子,將金神的雞巴塞入體內,一邊露出雙乳,任由土神把玩,嘴邊不斷地鼓勵著金神的進一步發展,“好棒哦……啊……嗯……好深……金老公的雞巴……好大……把人家的小穴……啊……嗯……塞滿了好厲害……小淫娃要……啊……嗯……金老公插得更深……啊……頂到人家的花心了……”
一邊說,一邊分開自己的翹臀,露出粉色的雛菊,“來啊……啊……土老公把……把你的……大雞巴……嗯……也插入舞桐體內……讓……嗯……讓舞桐……更舒服……啊……”
聽到唐舞桐的這般宣言,土神微微一笑,同樣地將自己的雞巴插入唐舞桐的體內,柔潤的雛菊被粗大的雞巴撐開,舞桐的雙眸縮成針筒狀,口涎止不住地留下。
“進來了……好硬……好深啊……兩個……嗯……好老公都頂到人家的花心了……嗯……土老公……金老公……啊……你們的親親小老婆……好舒服……嗯……快一點……讓……讓人家高潮嘛……啊……”
小舞搖搖頭,一副無奈的樣子,雙腿夾住舔玩自己的小穴的木神,雙手扶著火神的頭和他親吻起來,香舌吐出,任由火神把玩。
“嗯……”小舞呻吟出聲, 因爲此時木神早已把他那細長的雞巴插進了小舞裏面。
“好緊……小舞你的小穴怎麽會這麽緊……”木神問道,他的雞巴插入的下一瞬間,小舞的小穴馬上一縮,將他細長的雞巴吸得緊緊的。
小舞吐出火神的舌頭,回答道:“別人……嗯……說……小舞的是名器……小舞的……嗯很厲害……哦……嗯……啊……木老公……好深哦……你插得小舞……好……好舒服……”
她學著唐舞桐一樣瓣開屁股,“啊……來啊……火哥哥……來……嗯……來上……人家啊……”
“嗯~”甜膩的呻吟聲從嘴邊吐出,原來火神已將自己的雞巴插入了小舞的菊花裏面,粗壯的雞巴將菊花給漲大,一股莫名地爽快油然而生。
“啊……嗯……好爽……木老公……嗯……啊……和火老公的……雞巴……好大……爽死……人家了……”小舞叫嚷著,雙腿情不自禁地盤在了木神的腰,同時雙手攏住他的脖子,連連送上想問,頭一轉,小舞很好發揮了自己柔軟無骨的特性,一個轉身又和火神親吻起來。
“好棒哦……兩個老公的雞巴……好棒……插得人家……美死了……啊……嗯……啊……啊……快一點……肏死你的…………親親老婆……讓……舞桐死在你們……啊……的大雞巴下……嗯……”唐舞桐如今也和小舞一樣,雙腿纏著土神的腰,她離開金神的嘴時,早已忍不住喊出來。
兩女的精神因爲被快速地操動而崩潰,一直不斷喊著操死自己,柳腰不斷扭動,惹得
四神興奮不已,加快了腰部的挺動,雞巴穿梭在小穴間,發出啧啧的水聲。
“好羞人……嗯……但是……好……啊……好舒服……要去了……小舞要……要去了……啊……”
“舞桐……舞桐也要……死在老公們的大雞巴下了……啊……”
兩女同時高潮,整個身子癱軟下來,四神放下她們的身體疊在一起,然後以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站在兩女身邊,撸動雞巴,過了好一會兒,幾大股精液噴射出來,澆滿了二女的身體。
(第二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