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色气满满的异世界(1~3)

精彩内容:

 第一章

  賽克斯星是一個神權至上的神奇世界。這裏有著神明,魔法,鬥氣,奇幻生
物。五個強大的國家占據了整個世界,它們分別是遙遠東方的神龍帝國,北方極
寒之地的斯拉夫王國,南方孤懸海外的燈塔國,西方如繁星一般的百城聯邦,以
及大陸中央代表神權的教皇國。

  這個世界本有無數神明和教派,經過漫長的宗教戰爭。代表光明神的教廷逐
漸統一了斯拉夫,燈塔,聯邦等國家信仰。唯獨神龍帝國,同其他國度不同。這
裏的人黑發黑眼,信奉祖先。在光明神信仰世界裏,整個神龍帝國就是一個巨大
的異端結合體. 因此教皇國無數次號召信徒發動聖戰。

  我叫柯林斯,是一個年輕有爲的青年牧師,二十歲出頭的已經是八級的大高
手了。高貴而強大的母親莉亞德琳是教廷聖殿騎士團的軍團長,站在人類頂端的
聖級強者。我的未婚妻安娜則是斯拉夫王國的公主,九級冰係魔法師。

  光明曆1951年,神龍帝國在新皇帝龍傲天的帶領下,國力蒸蒸日上。多
次擊敗入寇邊境的斯拉夫軍和聯邦軍。爲了削弱日益強大的神龍帝國,教皇國再
次號召發動聖戰。

  夜晚,我正躺在沙發上看書,忽然聽到大門被推開的聲音。一會,換好鞋子
的母親走了過來。我的母親是個美麗的女人,她波浪般的金發長及臀部,而作戰
時則會高高挽起。作爲神虔誠的信徒,她端莊而聖潔。經常鍛煉的強大肉體豐盈
而矯健。

  她坐在我的面前,面色有些疲憊. 穿著白色絲襪的修長美腿交疊在一起。

  我咽了咽口水:「母親,作戰安排可是有了定案?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凈
化那些墮落的無神者了。」

  母親點點頭:「這些日子我們不斷協商,已經做出了安排。斯拉夫王國由她
們的冰雪女王帶領,禦駕親征。」母親寵溺一笑:「當然,妳的未婚妻安娜公主
也在隨行的隊列裏. 」

  我故作驚訝:「是這樣嗎?那可真是太好了。」

  母親接著說:「燈塔國則由他們的大統帥道格拉斯將軍指揮,百城聯邦高樂
將軍同我聖殿騎士團一起出發,由我統一指揮. 出征日期訂在七天後,聯軍在神
龍帝國北部邊境集結,而燈塔國大軍從神龍帝國東部發動攻勢,我們雙拳出擊,
爭取直接吃掉神龍帝國富庶的東部和中部地區. 」

  我不解的問,這樣的安排會不會分散聯軍的實力。

  母親看著我的眼睛:「不要聲張,這次教廷出兵十萬,斯拉夫叁十萬,百城
聯邦二十萬,燈塔國五十萬. 百萬大軍圍攻異端,如果戰事順利,各國考慮追加
兵力,一戰滅國。」

  我一哆嗦,沒想到這次竟然是這種大手筆. 那麽真要滅了這個國家,他的國
民會怎樣呢?我抛出了我的問題. 母親冷冷一笑:「他們又不肯信教,又不肯去
死,真是令人爲難. 教皇陛下的意思是男人殺掉老弱,留下壯年當作奴隸苦力。
女人則作爲戰利品,分給男信徒們,余下的送入修女院。」

  所謂修女院,就是教廷下屬妓院的美稱. 我不禁爲那些可憐無信者將要面對
的悲慘結局而感到默哀,不過誰讓他們不肯尊奉和信仰光明神冕下呢?

  我嘿嘿一笑:「母親,我還有事出去一趟。」

  母親無奈的看著我:「那妳注意安全,」

  出了門,我穿過彎曲的小道走到一個陳舊的小房子前敲了敲門. 過了片刻,
門縫裏露出一張清秀的臉。她推開門將我放了進去。我走進小房子,這裏家具寥
寥無幾,衹有一張大床和一張小床。中間用簾子隔開. 文雪夫人幫我脫下外套,
挂在門口的門把手上。

  我饒有興趣的看著她。文雪夫人是一個神龍帝國的美婦人,她皮膚精致細膩,
個頭嬌小,烏黑秀麗的長發如同絲綢般順滑。她是同她作爲神信徒的丈夫一起逃
出神龍帝國的叛國者。她們一家叁口捨棄了在帝國的財富,一路奔逃才來到了光
明的神國裏. 可惜無論是在哪裏,生存的成本都是高昂的,更別提在教皇國的首
都裏. 起初憑借著文雪夫人的丈夫傑出的經濟頭腦,她們憑借身上有限的資金創
業打拼,很快就過上了富裕的生活。但是好景不長,在她丈夫帶著五歲的兒子外
出遊玩時,她的丈夫被搶劫者一刀捅死,兒子也飽受驚嚇,喪失了語言能力。身
無長技的文雪夫人頓時沒有了收入來源,她經營和投資的産業都沒有掙到錢,也
就一兩年的光景。她們的生活變得既窘迫又困頓. 文雪夫人爲了不讓自己和兒子
餓死,衹能出賣自己的肉體. 我同她第一次見面,應該是在修女院。那天我和兩
個聖騎士朋友喝了一夜酒。醉醺醺的我們一起去修女院爲那些「修女」賜福。沒
有人願意接待叁個人高馬大的醉鬼,最後迫于生計的文雪夫人無奈的同時接待了
我們叁個壯漢. 當我第二天在頭痛中醒來時,文雪夫人如同嬰兒般捧著我的肉棒,
嘴唇輕輕的貼在龜頭的頂端。每一次呼吸,她都能清晰的嗅到我陽具的氣息。她
嬌小而遍布傷痕的身軀一絲不挂的側躺在我們中間,她下面的兩個洞口裏還充塞
著熾熱的入侵者。我摸了摸她滿是精斑的臉蛋和頭發,下定了決心。我要經常占
有她。

  所以我爲她置辦了一所小小的屋子,讓她和她的兒子可以搬出貧民窟。她再
也不用隨時面對被地痞流氓半夜闖進屋肆意淩辱的危險,衹是隔叁差五的好好服
侍我就可以和她的兒子安穩的生活下去。白天,她在修女院接待客人,晚上則回
到家中等待我的臨幸。

  我坐在床上,脫的幹幹凈凈。忽然感覺身後的簾子被剝開,一個黑頭發小男
孩探出頭來。我笑著摸摸他的頭:「是小易陽啊。」他也沖我笑了笑,看得出來,
他很親近我。文雪夫人好像沒有看見兒子一樣,扭動著腰肢沖我走來,邊走邊除
去身上的衣服。她跪在我面前,艱難的含住我的陰莖. 熟練的吸吮著這個散發著
腥味的肉棒。小易陽睜大眼睛看著媽媽和這個大哥哥的互動。我哈哈大笑著說:
「小易陽來看啊,我要肏妳媽媽了。」文雪夫人漲紅了臉,口中嗚嗚的不知想說
些什麽。我一把抱起文雪夫人,吐了口唾沫潤滑了一下她的屁眼,狠狠的一插到
底。易陽看著媽媽坐在柯林斯大哥哥的懷裏,似哭非哭的大聲呻吟。他好奇的伸
手捏住媽媽的乳頭. 我親了一下文雪的耳朵:「快,掰開妳的賤穴,自慰給妳的
兒子看。」

  她掙紮的看著我:「不~ 哦~ 不要這樣。」

  我一拍她屁股:「這是命令!夫人。」

  她哀怨的看著我,一衹手分開自己濕潤的陰唇,另一衹手豎起叁根手指伸進
陰道攪動起來。

  在自己兒子面前被包養她的年輕人肏弄,自己還無恥的摳挖著淫靡的賤穴。
強大的心裏和生理刺激讓她勾起腳尖,噴泉般的噴出潮水,劈頭蓋臉的澆了兒子
一身。我還幹著她的屁眼:「給妳兒子舔幹凈,嘿嘿嘿。」

  她一閉眼,向著兒子的臉親了過去。我瘋狂的大笑著,聲音透過薄薄的墻體,
回蕩在小巷子裏. 我不知道的是一個有著金色長發的美熟女正透過門縫,窺視著
這一切。她嘴裏叼著自己白色蕾絲內褲,玉手撫慰著自己淫水泛濫的蜜穴。她